资讯首页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短租资讯 二手资讯 租房资讯 商业动态 政策法规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

被房子掏空的中国人

2018-07-21 点击 评论

想起前一段时间有人问我,你们研究过房价跟消费能力的关系吗?房价太高,消费已经不行了。

数据,验证了他的感觉。

2018年6月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9%;5月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8.5%,创下2003年非典以来最低。社消增速创15年新低,房价还在上涨,而中低层已经不敢消费了。

房价一路高涨,居民杠杆率(居民部门债务余额/GDP)随之一路上扬:统计显示,居民杠杆率从2008年时的18%,攀升到2018年一季度的50%。短短十年,翻了两倍。

这几年,新增住房贷款不断创出新高,几乎撑起银行贷款的半壁江山:2015年居民新增贷款3.87万亿,占当年全部贷款的33%。

2016年新增居民贷款6.33万亿,占总贷款的50.04%。2017年的增幅虽然有所下滑,但也创下了7.13万亿的新高,占比高达52.7%。

在居民贷款里,高达70%以上都是中长期的房贷。而在短期贷款里,不乏通过消费贷、现金贷等方式违规流入楼市的贷款。

与此同时,收入的增速却远远没有跟上。2006年,负债收入比还只有18.5%,2018年已经高达77.1%。

一方面,房价高企,金融去杠杆,而居民在拼命加杠杆——高房价,贷款的绝对额度增大,而在贷款比例中却不高——同时消耗了更多的可支配收入,贷款增多、而可支配收入下降,消费如何不下降呢?

当房价远远超出收入水平,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普遍高于20时,即便居民能够挤上房价上涨的顺风车,也会因为首付和还贷压力,而被迫削减消费。

尤其是对于那些六个钱包凑首付的购房群体,消费挤压效应更加明显。掏空祖孙三代的积蓄,才勉强挤上房价上涨的列车。

且不说父母祖辈的养老、医疗负担重压在身,即便是归还房贷,都会压得喘不过气来,哪还有富余的资金进行消费?

工行董事长在最近演讲时表示,2010~2017年的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.4%下降至12.7%,降幅达到了一倍;而与此同时,居民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已升至49%,几乎占了GDP的一半。

房地产的超级泡沫已经造成了严重的资源错配,掏空了产业升级和高科技发展的根基。

目前中国的财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1%人群集中,同时负债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中间夹心层集中,最终形成"顶层强,中间弱,底层大"的结构。

消费到底是在升级,还是在降级?

若说升级,为什么我们的消费数据出现15年来新低?

若说降级,为什么茅台股价这么高,为什么中国人在海外奢侈品店“买买买”?

那1%的人在消费升级,而所谓中产,并不是消费升级的主力;他们跟底层一样,在高房价的裹挟下,在降级着自己的消费水准。

中国很多高端消费品的供不应求,实际上是贫富差距扩大的结果,而非中产消费升级的结果。所以,这是极少数人的消费升级和绝大多数人的消费降级。

如果说消费升级的代表是茅台,那么消费降级的代表就是榨菜。榨菜的股价是股民和房奴集体推高的。如果老干妈上市,估计会比茅台还牛。

那么好了,作为投资人,你是要做前1%的富人的生意还是后80%的穷人的生意?因为房地产,中国只有庞大贫穷的底层和财富跃迁的顶层。

但是,如果房地产抽干了实体经济的动力,扭曲了市场上的资源,冻结了老百姓的流动性,还会有值得投资的企业吗?